当前位置: 风电网 » 风电人物 » 正文

国研中心王金照:新领域新赛道将为中国产业向价值链上游攀升提供机遇

日期:2022-12-09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国际风力发电网

2022
12/09
09:11
文章二维码

手机扫码看新闻

关键词: 新能源 风电产业 海上风电

党的二十大报告强调:“必须坚持科技是第一生产力、人才是第一资源、创新是第一动力,深入实施科教兴国战略、人才强国战略、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开辟发展新领域新赛道,不断塑造发展新动能新优势。”新领域新赛道在哪里?新动能新优势是什么?本报就此推出访谈——

新赛道可理解为新技术革命中产生的一系列新技术、新产业,以及在已有产业中产生的新技术范式

记者:党的二十大报告强调“开辟发展新领域新赛道,不断塑造发展新动能新优势”。如何理解新赛道之“新”?新赛道的开辟与发展,要经过怎样的过程?

王金照(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部长):新赛道可理解为新技术革命中产生的一系列新技术、新产业,以及在已有产业中产生的新技术范式。新赛道发展呈现出特定的周期性特征,大致会经历萌芽期、导入期和拓展期三个阶段。在萌芽期,新的知识和发现停留在实验室阶段,其蕴含的颠覆性得到人们的关注。在导入期,技术的创新主要基于基础研究的积累和发展,不同类型的创新主体开始积极进行多元化的技术路线和商业模式探索。在拓展期,新技术以及与之相匹配的商业模式逐渐成熟,技术的应用将催生新产业,并加速向国民经济其他部门扩散。

按照技术应用成熟度和发展阶段的不同,就我国而言,目前新赛道主要可以划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进入拓展期的新赛道,可称为拓展型新赛道。这类新赛道已经进入到了商业化应用阶段,主要包括新能源汽车、风电和光伏、5G、工业互联网、人工智能等产业。这些产业在全世界范围内经历了飞速发展,大量的产品已经得到消费者认可,且需求规模巨大。这也造成有实力的国家在这类新赛道产业上进行着激烈的竞争。凭借庞大的工业体系和市场支持,我国在上述产业中已经积累了一定的规模优势,在不少拓展型新赛道处于“领跑”地位,培养出了一批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企业,形成了较为完备的供应链体系。当然,在这类新赛道上也面临着其他国家的追赶,想要保持优势地位仍需锻好长板,“新益求新”。

第二类新赛道是仍处于萌芽期和导入期的赛道,可称为潜在型新赛道。这类新赛道技术上已有实现方式,但还未进入商业化和广泛应用阶段。市场对于潜在型新赛道的需求迫切,原因在于其技术的颠覆性,类脑计算和量子计算等前沿计算产业就属于这类新赛道。潜在型新赛道的发展潜力和广阔前景得到了世界各国的重视,中美两国在这类新赛道上的表现最为活跃。我国在前沿计算领域的研究成果以及计算能力均已接近美国,而在部分细分领域,我国研究机构的成果已经达到世界领先水平。目前,潜在型新赛道的技术应用仍停留在顶级的大学或者研究实验室内。率先实现标准制定和商业化推广,能够帮助我国在“并跑”中脱颖而出,掌握新一代通用技术的话语权。

第三类新赛道是短板突破型新赛道。这类赛道上,发达国家已经占有优势,并且传统的赛道还在发展演进,但同时,该赛道不断出现新的技术工艺和需求领域,存在着换道的机遇。这类新赛道的开辟发展是解决我国“卡脖子”问题的新路径。例如,在集成电路领域,美国、日本和欧洲占有很大的优势,我国集成电路产业还有不小差距,部分领域还依赖于外部的技术和设备,美国等发达国家对我国的贸易限制和技术限制越来越严重,其目的是在其领先的赛道上牢牢锁定对我国的优势。我们沿着既有路径追赶的同时,也要高度关注当前产业赛道中细分技术和细分市场变化带来的技术,比如在芯片制造工艺方面,可高度关注三维封装和芯粒技术带来的换道超车机遇,在市场需求方面,高度关注智能网联汽车带来的市场需求结构变化给我们带来的新机会。在传统赛道努力追赶接近领先对手的同时,利用新的技术和市场变化实现换道超车。

发挥好我国市场规模、产业基础和政府组织优势,拥抱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在新赛道上成为“并跑者”和“领跑者”

记者:如何理解强调开辟发展新领域新赛道的重要意义?新领域新赛道将为我国未来发展带来怎样的机遇?

王金照:当前,随着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加速演进,一些具有全局性、长远性重大影响的产业竞争新赛道已经浮现,正处于从萌芽期、导入期进入拓展期的关键阶段。哪个国家率先推动新一轮科技革命中的主导技术在战略性产业和新兴产业扩散应用,哪个国家就能够塑造未来发展新优势,赢得全球新一轮发展的战略主动权。

新领域新赛道将为中国产业向价值链上游攀升提供机遇。新赛道上还未有国家形成绝对的技术壁垒,我国可以依据对技术方向和商业模式的判断,定义新产品和新生态,创建自主品牌、建立差异化优势,提高竞争位势,推动中国产业向高技术、高附加值的方向攀升。以智能电动汽车产业为例,该赛道正处于重构价值链的阶段,是中国汽车产业向高端价值链攀升的良机。我国传统汽车行业长期处于全球产业价值链的中游环节,零部件空心化的问题尤为严重。而未来汽车以低碳、智能为发展方向,正在由一个典型的机械产品转化为机械产品基础上的电子信息高科技产品,其对传统汽车的颠覆性体现在传统零部件体系的50%以上面临重构。这意味着在新的技术路线上,产业有了新的开发空间,为我国由汽车大国转向汽车强国提供了机遇。

新领域新赛道将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同时赋能整体经济的优化升级,形成高质量发展的新动能。具有高技术附加值的新赛道将会培育出一批高增长的产业,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从2022年上半年的数据来看,规模以上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9.6%,增速高于全部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6.2个百分点。代表性的新赛道产品保持高速增长,新能源汽车、太阳能电池、移动通信基站设备产量上半年同比分别增长111.2%、31.8%、19.8%,新动能引领作用持续显现。新赛道还会通过对传统产业的辐射和渗透,加速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促进经济结构优化和效率提升。比如新能源技术日益广泛的应用将推动解决经济增长带来的能源环境约束,打开经济增长的空间;数字技术和智能技术的应用将改变传统产业的生产、消费和流通方式,大幅提升传统产业的效率和竞争力。

历史上,每一轮技术革命都会创造出主导时代的新兴产业,改变世界政治经济格局。我们不仅要利用好以技术引进为主的“后发优势”,更要强调以自主创新为主的“先发优势”,发挥好我国市场规模、产业基础和政府组织优势,拥抱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在新赛道上成为“并跑者”和“领跑者”,在新的全球性科技和产业竞争中抢占先机,赢得主动。

记者:您刚刚提到,一些具有全局性、长远性重大影响的产业竞争新赛道已经浮现。根据您的观察,这些新赛道有怎样的特征?对我国有哪些启示?

王金照:当前,全球重要产业链供应链的物质形态和价值形态都在朝着数字化和低碳化的方向进行改变。低碳化改变了能源和动力,数字化改变了信息的获取、汇聚和应用,具有广泛的渗透性和穿透性,全面深刻地改变了生产方式、组织方式和生活方式。新赛道培育,数字化和低碳化是两个重要的战略性方向。

要在数字化领域实现总体并跑、局部领跑。数字化正全面而深刻地影响生产、流通、交换、消费,通过海量信息汇聚的数字平台为供需双方提供个性化服务,通过智能科技带动企业创新和产业转型升级。我国5G在产业能力和网络建设等方面已居全球前列,已经建成的5G基站占全球六成以上。未来要以5G大规模应用拓展为重要牵引,加快推进5G增强技术、标准研发和产业化应用。我国人工智能产业已经进入规模化发展阶段,人工智能产业规模居全球第二,在计算机视觉、语音识别和自然语言处理等应用领域拥有世界领先的企业。未来应继续突破重大基础理论,利用好场景和数据优势,力争成为全球主要的创新中心。我国工业互联网与主要发达国家处于同一起跑线。未来要加快补齐在芯片设计制造、核心软件、算法上的短板。我国类脑计算技术已具备局部优势,为解决高端芯片“卡脖子”问题提供了新路径。未来需要做好大规模商业化的技术研发、市场培育和供应链准备工作。我国在量子计算多个领域取得国际先进的成果,量子计算的全球竞争在国家和企业层面不断加剧。未来建议出台国家级战略规划持续支持量子计算发展,统筹协调政府各部门、产业界、学术界的资源,努力在国际竞争中占据有利位置。

近年来,内蒙古通辽市大力推进建设风能产业集群,做优做强风能产业,为当地绿色高质量发展提供新路径。这是通辽市科左中旗珠日河风电场。新华社记者 连振 摄要加快巩固和扩大我国在低碳化上的领先优势。我国低碳化转型在过去十年取得了历史性的重大成就,能源结构的转型将成为推动经济增长的重要力量。我国新能源汽车已具备市场规模优势和全产业链优势,已连续7年成为世界新能源汽车产销量第一大国。未来应充分释放国内消费潜力,提升全产业链创新能力,继续厚植产业发展综合优势,同时抓住机会扩大出口和对外投资,在竞争合作中形成新优势。我国动力蓄电池产业整体上已稳居世界第一梯队,动力电池总装机量在全球占比52%,已连续5年位居全球第一。未来应持续提高产业基础能力,瞄准下一代新体系固态电池、锂硫电池等前沿领域加大基础研究投入力度,乘势而上,扩大优势。我国风电与光伏行业技术水平已进入领跑“无人区”,2021年风电、光伏发电量占全社会用电量的比重达到11.7%,新增和累计装机量均为世界第一。未来应依托国内统一市场的优势,围绕促进创新发力,为风电与光伏的新技术、新材料和新产品提供平台。我国目前是世界第一产氢大国,但氢能产业整体处于初步发展阶段。结合我国实际,氢能产业未来可多线谋划,在燃料汽车领域跟跑,缩小差距;在工业、电力领域领跑,加大技术研发;在建筑领域并跑,拓展氢能应用场景。

制胜新赛道,要因“道”制宜,分类施策,处理好政府和市场、自主创新和开放合作的关系

记者:开辟发展新领域新赛道,当前我国有哪些独特的竞争优势,面临哪些挑战?

王金照:我国拥有14亿多人口、4亿多中等收入群体,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商品消费市场;拥有全世界最完整的工业体系和最强的产业配套能力,是全球产业链上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拥有人力资源丰富、创新投入较大等优势,加之适当的产业政策引导,完全可以建立起以我为主的新赛道体系和生态。

从体制机制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的显著优势为中国科技创新发展提供了根本保证。例如,坚持全国一盘棋,调动各方面积极性,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显著优势,意味着能够协调不同的创新主体,形成创新的强大合力;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和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把社会主义制度和市场经济有机结合起来,不断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的显著优势,意味着能够在发挥国有经济创新功能的同时发挥非公有制经济的创新活力,推动国家创新能力的全面提升,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同时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最终实现科技创新资源的优化配置;坚持德才兼备、选贤任能,聚天下英才而用之,培养造就更多更优秀人才的显著优势,意味着能够不断改善人才发展环境、激发人才创造活力,大力培养造就一大批科技人才和高水平创新团队,等等。

从换道机遇来看,我国在新赛道的竞争中具有后发优势。就旧赛道而言,一些发达国家利用先发优势锁定了技术差距,但对于那些具有革命性的技术,这些国家因成本、技术路径锁定和巨大资产存量的拖累而换道缓慢,中国这样的后发国家可能更易适应新的技术范式。这种反差为我国发展新赛道产业带来了契机。

需要清醒看到的是,一些国家在运用产业政策支持本国抢占新赛道的同时,也在极力防范打压我国在新赛道的发展。尤其对我国技术领先的龙头企业,通过关键设备、核心部件的断供和市场打压等各种手段,从供需双向进行严酷打压。因此,我们在谋划开辟新赛道工作时,既要看到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数字化转型和绿色转型带来的战略机遇,也要看到可能面临的恶意围堵打压的风险,在努力把握机遇的同时,做好应对各种风险挑战的准备。

记者:新领域新赛道新动能新优势,四个“新”字,意味着要在变革浪潮中下好先手棋、掌握主动权。在您看来,新赛道的培育、抢占与开辟,应当秉持什么样的思路与原则?

王金照:要因“道”制宜,分类施策。对不同类型的新赛道,要有不同的政策侧重。在拓展型新赛道上,我国具备了技术领先优势,应以培育壮大市场主体为主要目标,构建一个公平竞争、规范便利的市场环境。有效的市场确保了企业可以充分利用资源进行创新活动,筑牢已有的国际竞争优势。同时,由于新赛道仍然存在技术演进的不确定性,还应该加强基础研究,关注颠覆性技术路线的出现,为企业研究开发和投资提供公共的知识基础。在潜在型新赛道上,我国具有一定的发展基础,应尽快实现技术转化。可为技术研发与应用提供政策支持,引导相关行业进入市场化商业化阶段。在短板突破型新赛道上,我国面临着原始创新不足、创新风险过高等挑战。为加快在这类赛道上的步伐,应以国家战略需求为导向,有针对性地构建新型举国体制,集聚力量进行引领性科技攻关。

要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市场在发现和处理信息上比政府要快,在市场的激励下,大量的企业在新兴技术路线上试错、竞争与合作,进而开发出新技术、新产品、新业态。政府在组织协调上拥有不可比拟的优势。新赛道上重大技术创新面临着很大的风险和不确定性,在基础研究、应用基础研究和人才培养上,政府要加大力度、集中稳定地投入,以产生积累性效果。与此同时,通过规划引领、政策引导、财税支持等方式,将产业链上下游的企业协同起来,从而释放全社会的创新效率。

要处理好自主创新和开放合作的关系。我们希望在新赛道上建立起“人无我有,人有我优”的领先优势,这与深度参与国际产业链供应链的竞争与合作不仅并不冲突,反而相辅相成。如果短期内产业链部分环节无法实现国产替代,在进行自主研发的同时仍可购买国际先进的产品和技术,从而提高整个经济体系的效率。要避免出现中国一个体系、国际上一个体系的两个体系并存的局面,加强国际科技合作,通过差异化的产品和服务来开展国际贸易,在我国掌握了关键技术后仍要开放竞争,利用市场规模、人才和科技优势来持续提升我国影响力。


返回 国际风力发电网 首页

风电资讯一手掌握,关注 风电头条 储能头条 微信公众号

看资讯 / 读政策 / 找项目 / 推品牌 / 卖产品 / 招投标 / 招代理 / 发新闻

风电头条

储能头条

国际能源网站群

国际能源网 国际新能源网 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国际电力网 国际风电网 国际储能网 国际氢能网 国际充换电网 国际节能环保网 国际煤炭网 国际石油网 国际燃气网